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姑苏城外寒山寺

文章来源: 《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第314期 编辑: 婲默 图片来源: 报社: 2018-04-04

余秋雨先生曾把苏州誉为中国学问宁谧的后院。一到苏州,我立即感受到余先生说的那种氛围:精致古典的园林、狭窄而悠长的巷道、秀美的小桥流水、娇媚柔婉的江南姑娘,无不给人一种心灵的慰藉,行旅疲惫霎时烟消云散。难怪古之伟人,事成事败都愿来苏州安置浮躁的情绪。

国庆来到苏州,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江南烟雨,只有阳光相伴,还有暖风相随。谈到苏州,耳边便会不自觉地想起《枫桥夜泊》的诗句。这座历经沧桑、风雨飘摇的寒山寺,一直是我多年来想要拜谒的圣地。

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因为一首诗而流传千古的人或事物并不是很多,寒山寺算是一个。大家都知道,在诗人张继没有创作这首诗的时候,寒山寺早已名声在外了,当然这个名声是因为一个叫做寒山子的得道高僧。用一个人的名字命名的一条路,这个人因此得到永生,以一个人的名字命名的寺庙,也具有相似的意味。

寒山寺位于苏州城西的金阊区。在寒山寺的寺门前,是京杭运河的一条支流,大概有一孔拱桥的宽度,河流两岸商铺林立。河上有两座桥横跨而过,一座名为“枫桥”,另一座名为“江村桥”,相距不足30米。

走进寒山寺,在寺院门口我发现了一棵长满红色叶子的树。而在寺里面是一片葱郁的绿色,还有那半山的钟塔,不知道此番景象能让多少匆匆的游客回想起那个让无数人浮想翩翩的霜夜。我只是遗憾十月的阳光还有些晃眼,少了月落与乌啼;游客太喧闹,掩盖了穿越时空而来的钟声。

穿行在苔迹斑驳的青砖路上,忽闻得悠扬的钟声在风中飘荡。一座六角形重檐亭阁映入眼帘,这便是闻名遐迩的寒山寺钟楼。登上木梯,走向精神的圣地,一种熟悉的景象在脑海中浮现。曾经在千年前,一个风霜满天的月夜,渔火点点闪烁,树叶片片摇落,寒山寺半夜的钟声惊醒了停泊的客船。我想,眼前这口悬挂的大钟,已不再是当年张继笔下那口唐钟了。历经王朝更替,那些被称为真实的事物早已被掩藏在历史的迷雾中。如今,大家只能在字里行间去感受那亘古流传的意象,去寻觅那段失落的唐代遗梦。

从钟楼出来,在不远处,是一座轮廓深远的普明宝塔。仔细观察它的塔身,从它的一砖一瓦间可以发现,这座悠久的宝塔虽经历无数朝代的兴废,却依然以巍峨的姿态拔地而起。登上塔,眺望远方,远处那粉墙黛瓦的姑苏繁华图景,如同一幅精致玲珑的江南刺绣,落在这碧水秋云间。“运河千里琼花路,流尽黄金望孤舟”,穿过时空的裂缝,我仿佛看到当年的隋炀帝,寻梦下江南,却再也回不去古都长安。夕阳无言地沉没,隋朝的万顷江山在酒杯中瘦去,只借得一弯冷月,临着瑟瑟的江风,独钓千古情愁。

寒山寺虽是寺院,却有着苏州园林的精巧,曲径通幽。殿前屋后栽种着几棵翠竹,墙角空白处叠了几块湖石,绿竹红窗,古朴典雅。越过香花桥,我在寺里一名为“常乐池”的水池边驻足。只见水池边上倒映着池边的竹子,还有寺庙阁楼的一角。抬脚处,几缕水草在池中缓缓荡漾,阳光穿过清澈的池水照在水草上面,油光发亮,衬得水里的小石子也跟着闪闪发光。

水池中央,有一处喷泉朝上划着弧度,潇潇洒洒地喷出细密的水帘,一串串水珠从空中勾勒出莲花盛开的模样,冰清玉洁。碧水池中,几条鳞光闪闪的红鲤鱼自由地在水中嬉闹,有时簇拥在一起,有时又独自游走,灵动得宛如水面下的红绸。池边还有两只乌龟依偎在一起,一听到有游客的声音,它们就紧紧地向池中央划进。“常乐常乐”,大概就是像池中自由的水藻、快活的乌龟,有清风即可春风得意,有阳光即可自由烂漫吧。

风景犹如一本尘封多年的书,当遇见一位懂得欣赏的知音,书便有了灵魂的香味。而大家与记忆之间总是有着千丝万缕、无法切割的关系,无论在从前还是如今,都无法用言语付诸笔端。只是,当我回忆起苏州城,还有那个畅游寒山寺的清晨,内心是幸福、平静而从容:黄墙绿树,香雾缭绕,还有那一汪池水给予我心灵的触动。

分享到
18.2K
踏歌寻梦
  • 上一篇
    2018-04-04
  • 下一篇
    2018-04-04
返回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